当前位置:化工资讯 > 化工原料价格 > 石化动态 > 正文

原油简评:担心欧佩克减产,布伦特原油期货连续三天小幅上涨


卓创资讯 杨霞2 编辑于 2018-11-17 08:08:08
收藏
1.国际油价连续六周下跌
2.过去的六周,美国在线钻探油井数量有五周增加
3.投机商在欧美原油期货和期权中持有的净多头减少至2017年6月27日以来最低
感恩节前谨慎入市,WTI收盘稳定。担心欧佩克减产,布伦特原油继续上涨。周五(11月16日)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西得克萨斯轻油2018年12月期货结算价每桶56.46美元,与前一交易日持平,交易区间55.89-57.96美元;伦敦洲际交易所布伦特原油2019年1月期货结算价每桶66.76美元,比前一交易日上涨0.14美元,涨幅0.2%,交易区间66.06-68.38美元。
担心供应超过需求,欧佩克和俄罗斯以及美国增加了原油日产量,美国对一些进口伊朗原油的关键国家和地区进行豁免,市场对美国制裁伊朗后石油供应紧缺的预期荡然无存。国际油价连续六周下跌,截止本周二,欧美原油期货比10月初创下的近四年来最高价位下跌了25%。尽管周三开始油价有所反弹,但是反弹幅度轻微。本周二美国原油连续十二天下跌,创下三年多来最大的单日跌幅。过去的一周,纽约商品交易所轻质低硫原油首月期货净跌5.00美元,跌幅8.29%;每桶结算均价57.31美元,比前一周低4.200美元,结算价最高每桶59.31美元,最低每桶55.31美元;交易区间54.75-61.28美元。伦敦洲际交易所布伦特原油首月期货净跌3.42美元,跌幅4.87%;每桶结算均价67.02美元,比前一周低4.62美元,结算价最高每桶70.12美元,最低每桶65.47美元;交易区间64.98-71.88美元。
过去的六周,美国在线钻探油井数量有五周增加,油井数量保持在三年多来最高水平,第四季度以来,美国石油钻井数量已经增加了25座。通用电气公司的油田服务机构贝克休斯公布的数据显示,截止11月16日的一周,美国在线钻探油井数量888座,为2015年3月份以来最多,比前周增加2座;比去年同期增加150座。报告显示,巴奈特(Barnett)盆地减少1座;迦南伍德福德盆地(CANA WOODFORD)盆地增加1座;得克萨斯州的伊格尔福特(Eagle Ford)盆地增加3座;俄克拉荷马州西部的花岗岩冲击盆地(Granite Wash)盆地增加1座;马塞勒斯盆地增加2座;二叠纪盆地增加1座;俄亥俄州尤蒂卡盆地减少2座;本周美国海上平台22座,比前周增加1座;比去年同期增加1座。贝克休斯数据还显示,同期美国天然气钻井数194座,比前周减少1座;比去年同期增加17座。其中美国陆地石油和天然气平台共计1058座,比前周增加1座;比去年同期增加165座。美国油气钻井平台总计1082座,比前周增加1座;比去年同期增加167座。
美国投资银行Piper Jaffray能源专业部门Simmons&Co的分析师本周预测,2018年美国石油和天然气钻井平均数量将从2017年的876座增加到1031座,2019年增加到1092座,2020年增加到1227个。而当前已经有1082座石油和天然气钻井平台投入使用。
今年以来,美国活跃石油和天然气钻井平台总数平均为1026座,预计2018年总数保持在201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2014年平均为1862座。美国大多数油气钻井平台钻机即生产石油又生产天然气。
投机商在欧美原油期货和期权中持有的净多头减少至2017年6月27日以来最低。截止11月13日当周,投机商在纽约商品交易所和伦敦洲际交易所美国轻质原油和布伦特原油期货和期权持有的净多头总计379953手,比前一周减少53474手;相当于减少5347.4万桶原油。其中在美国轻质原油期货和期权中持有净多头165121手,比前周减少了8259手;在布伦特原油期货和期权中持有净多头214832手,比前周减少了45216手。
欧佩克将与12月6日在维也纳举行会议讨论明年产量政策。今年6月份,担心委内瑞拉石油产量下降以及美国制裁伊朗导致全球供应下降,欧佩克和参与减产的非欧佩克产油国决定缩小过度减产,将减产履行率维持在协议承诺上限,意味着每天增加100万桶原油产量。然而,随后利比亚原油产量迅速增长,美国原油日产量持续增加,加之伊朗受到美国全面制裁之前,一些关键的伊朗原油进口地意外地得到美国豁免,欧佩克转而担心石油供应过剩。有消息说,沙特阿拉伯建议明年参与减产的产油国恢复减产,将原油日产量再减少140万桶。但是俄罗斯似乎不太愿意继续减产。欧佩克在2016年11月底签订的减产协议将与今年年底到期。
 

相关信息

昨日短信回放

原料动态

化工产品点击排行

化工产品热点关注

卓创资讯 - 化工网 客服专线:400-811-5599 传真:0533-6293183 邮箱:chem@sci99.com
为中国争夺大宗商品定价话语权